父亲的爱

我今年27岁。从小父亲对我要求非常严格,教育方式也非常传统。父亲认为教育孩子不仅是口头教育,责打也是非常必要的。我从7岁开始接受挨打,18岁以后不再挨打。自古以来,打屁股是家庭教育经久不衰的主题,亦是一种文化,所以打必不可少。父亲说打是硬道理,教育孩子什么方式不重要,重要的让我养成好的习惯,打是打不出这些的,但是必须通过打。不过打孩子并不像说的那么简单,打也是有科学的,例如打前准备、打时规矩、打后做法、打的时间、打的地点、打的工具、打的部位、挨打的姿势以及什么情况下打等等,都包含着许多科学依据。可以打的部位有很多,只有屁股上肉多、穴位少,容易愈合,且自古以来惩罚犯人都是打屁股,因此屁股被定为了责打部位。可以打屁股的工具也很多,比如皮带、板子、藤条、竹片,经研究,藤条是个好东西,打了不伤筋骨,但绝对的疼,疼了才能记住!因此藤条被定位了责打工具。父亲要让我明白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,错了是新错还是旧错,该打哪里,挨打的时候该怎么办,挨完打该怎么做。母亲经常劝父亲和谐教育,父亲则说,打就是为了和谐。

我每天都在书房里做作业。晚上八点钟,父亲会准时到达书房检查我一天的学习情况。检查内容包括背书是否滚瓜烂熟、作业是否得有错题、考试成绩是否在规定范围内等等,除此之外,还有不能晚归、不能乱吃东西、是否主动干家务等等,如果达不到要求,自然是挨打屁股。书房里有一条黑色长皮椅和一根藤条,惩罚地点自然是书房了。父亲坐在座位上,我则站在他面前让他检查。如果哪里不符合他的要求,父亲则会先进行训话,让我自己说出错在哪里,是新错还是重犯,父亲告诉我这次该打多少下,为什么要打这些下,想要达到什么目的。这是为了让我挨打挨的心服口服。父亲一次打的数目不多不少。新错的话,少则10下,多则20下;旧错的话,30下甚至更多。而打1下,屁股就非常疼。听完训话,我就要去做打前准备了。父亲则在书房等候,只给我3分钟的准备时间,超出3分钟,1分钟挨2下藤条,且不算在正式体罚中。要知道,刚洗过的屁股挨起打来更加疼痛。准备的时候我都觉得浑身发抖。洗完之后要重新回到书房,从抽屉里拿出那根令我恐惧的藤条,双手递给坐在椅子上的父亲。然后走到长椅前,将裤子褪到大腿上,平趴在上面,两腿伸直,双手放在头前。家法规定,挨打部位为臀部,挨打姿势为俯卧。趴下挨,能让屁股肌肉放松。尽管屁股平时不外露,可挨打时必须露出来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会觉得害羞,不好意思脱裤子,父亲则认为打屁股是一种教育方式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不管多大,犯错就要挨打,挨打就是打屁股,打屁股就必须脱裤子。等我完全准备好后,父亲则在等半分钟。趴在那里等待惩罚也是一种煎熬,屁股在抖,心在跳,有时会紧张的又想上厕所。半分钟后父亲走到我身边,重复一下打的数目,将藤条放在我屁股上,这就意味着藤条将在下一秒钟落下,责打将在下一秒钟开始。按照规矩,挨打的时候不能哭、不能叫、不能躲、腿不能蹬、不能用手挡,任何不良反应都不能有,否则发现一次加2下。还要自己数,数错了重新打。

“啪”……1;“啪”……2;“啪”……3…………父亲都是一边一下的打,每打一下都会停顿3秒钟,每一下都那么结实,声音那么清脆,是为了让我充分消化疼痛。而每挨一下,我的屁股就要承受巨大的痛苦。往往挨2下,屁股肌肉就会跳动的厉害;挨完打后还要背,背不过不能休息。

我挨的最多的一次是55下,是在高二的一次月考,考试成绩下滑了30名,而且有好多题目都是做过很多次的。那次挨完打后,我的屁股都出现了瘀血,一周没敢使劲坐,上厕所都怕别人看到。我是觉得自己都那么大了,还是女孩子,太丢人了。

现在我在一家外企工作,工作业绩也很突出,我感谢我父亲对我的教育。

人已赞赏
文章

四人寝室

2020-6-24 12:25:11

文章

我的sp缘结(转载)

2020-6-26 7:58:30

百度网盘都已失效!
常见问题:
如何注册本网站:传送门
视频加载不出来:传送门
【微信支付】手机版,用不了微信支付,可以通过手机浏览器调成电脑版,用相机扫码。例如:传送门
支付成功,却没有获得vip权限,刷新一下试试,还不行看这里 :传送门
更多网站使用教程请点击 帮助中心: 传送门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